dreamkoko

【靖苏】个人产出整理

好文值得收藏~

昔我往矣:

开头废话一下_(:з」∠)_还是忍不住做了个自己写过的文章的整理_(:з」∠)_之前一直心痒想整理,但是觉得手机贴链接太麻烦了所以一直没有做,今天深夜整理,满足了😂✺◟(∗❛ัᴗ❛ั∗)◞✺(超开心!)


再一次感谢每一位不离不弃的读者!我清楚地记得每一个眼熟的(记忆力不太好_(:з」∠)_)id,每次看到其中有谁点了小红心我就以我对你们的了解猜接下来会有谁来留评论(总能猜中😏)从我一开始动笔写文写得不太好到现在渐渐能表达出自己想表达的意思,都离不开读者的鼓励,你们对于我来说真的很重要,如果没有你们的鼓励我真的会感到孤独寂寞的_(:з」∠)_原来我是个只看文不写文的小透明,从2016年年底动笔开始尝试写文到现在(变成了大透明奶昔啊哈哈哈哈哈叉会儿腰)真的学到了很多,无论是我发文,看文,还是发了自己写的主观的一些观点引发了不太愉快的争论,我都学到了很多。所以也感谢每一位和我说过话(?)的人,无论愉快和谐与否,是你们让我深刻地意识到了自己的幼稚和不足_(:з」∠)_(这像在写检讨书😂)以及很内疚的是评论我来不及回了😭等我假期回来慢慢看用心回么么哒✺◟(∗❛ัᴗ❛ั∗)◞✺


再然后要感谢十里!!!😘😘😘 @不吃药的十里还有每一位愿意和我聊天的胖友😘 @清杯酒 @小小爵士艾特其中聊得最多的两位✺◟(∗❛ัᴗ❛ั∗)◞✺不知道艾特你们妥不妥(有种强行向你们要小红心的感觉😂😂😂)但是不管了公然表白✺◟(∗❛ัᴗ❛ั∗)◞✺感谢你们的包容,认识你们真的很幸运❤


最后要感谢我私信请教了写作问题的每一位太太,太太们人超好,总是耐心回答,感动😭私信太太的感觉太好了,特别是看到太太回复的那一刻,简直旋转跳跃我闭着眼✺◟(∗❛ัᴗ❛ั∗)◞✺✺◟(∗❛ัᴗ❛ั∗)◞✺✺◟(∗❛ัᴗ❛ั∗)◞✺


下面是整理了的文章。


【短篇】😄


但为君故
选段:
萧景琰道声“多谢”,奔去不远处的小亭里避雨。
三人静静地在亭中听雨穿林打叶声,不知过了多久,雨势渐小。
萧景琰暗忖已过良久,便留列战英与戚猛两人在亭中稍候,独自踏雨返回茅庐前,再次轻叩柴门。
青藤掩映的院墙内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来者何人。”
萧景琰在紧闭着的门前恭谨一礼:“在下萧景琰,久仰先生大名,故前来拜谒,望先生出山相助。”
门开了。
梅长苏静立于微微烟雨中,风带起他的广袖素袍。他低眉浅笑,轻启薄唇:“苏某遵命。”


不同往日
选段:
后来赤焰案发生,林殊的死讯虽未使那层幕破裂,但终究带走了萧景琰年少时的笑容,他将初心埋在心底,远走边疆。
直到麒麟才子入金陵,悄悄择了这在世人眼中顽固不化的郡王为主,萧景琰周身本已几近破碎的幕才一点一点的变密,将他护在中心。


暗中明(生贺)
选段:
——问:为何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答曰:尚在人间。


昨夜霜风
选段:
后来,萧景琰登基为帝,娶了柳澄的孙女为后,再后来,他当了父皇。
一日,他难得有闲暇之时,就坐在廊下,望着悠悠白云出神,年幼的小皇子不知何时跑到他脚边,又哼哧哼哧地攥着他的衣摆想要爬到他的膝上。
萧景琰看着幼子,心中一暖。他伸手将幼子抱起,轻轻放在膝上。小皇子睁着双清澈的眼定定地望着他,用软软的小手拉着萧景琰的一根指头晃呀晃:“父皇,你不开心吗?”
萧景琰摇摇头,小皇子又问:“父皇为什么老是看着天上?”
萧景琰想了想,认真地答道:“因为天上有父皇的亲人。”
小皇子的眼睛立刻亮了:“哇!好厉害!父皇的亲人去天上干什么呀?”
萧景琰仰头看着南归的孤雁,说道:“他去天上,做了神仙。”


霜台月
选段:
当年梅长苏得胜归来后,每每进宫看望他,临别时总要对他说:“景琰,保重。”
那时萧景琰想,他为什么不说明天见呢。
现在萧景琰知道,梅长苏明白他的害怕,所以他慢慢地走,让萧景琰送了一程又一程。整整十三年。


萧景琰又陷到梦里去了。
他与梅长苏负手立于军帐中一幅巨大的地图前,四下寂静,偶尔有烛火跳跃的“噼啪”声。
只见梅长苏满目欣喜,剑指大渝:“渝军将败,再无人扰我大梁了。”
萧景琰看他有些倦怠,劝他别硬撑着,强行扶了他往榻上去:“安心歇会儿,凡事有我。”
梅长苏点点头,卸甲披发,乖乖躺好阖上眼。
萧景琰像陪在他身边的每个夜里那样,将他垂在榻边的手握着轻轻塞到被中,俯身吻了吻他的额头。
“睡吧。”他说,“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朝暮(生贺)
选段:
大军当前,梅长苏看着眉头紧锁的太子殿下,说,萧景琰,我们还是修修来世吧。
萧景琰问,为何修来世。
梅长苏凝望着泱泱大军中零星的几个赤焰旧部,叹道,沙场壮士轻生死,十年征战几人回。
萧景琰握紧了他的手,一字一句地说,既有今生,何必来世。


别后相逢(上)
选段:
于是他们被引入一处院子,踏过小桥,路过凉亭,穿过回廊,终于到了一间布置得清雅简洁的屋子。
屋中摆着一展屏风。
梅长苏身着一袭白衣,飘然从内室径直走到屏风后,一扬广袖,从容落座后扭头示意藏在身后的帮众,那人马上开口问道:“听说公子远道而来,有事想请江左盟相助。不知所谓何事?”


别后相逢(下)
选段:
梅长苏目瞪口呆地看着那胖子灵活的背影,在心中克扣了蔺晨下辈子的粉子蛋后,无奈地抬起头直面这辈子的难题。萧景琰就坐在对面,微微笑着看他。


当时明月在
选段:
二十一岁那年,萧景琰藏起朱弓和鸽子蛋,以此追念故友。
渐渐地,他望着雪中寒梅,会想起苏宅里的白衣客卿。
他说小殊当年是那般骄傲张扬,争强好胜,在战场上银袍长枪,呼啸往来,不知寒冬雪意为何物。
他说梅长苏总是低眉浅笑,算计人心,拥裘围炉,没有一丝鲜活之气。
可他又说,小殊不会再回来了。就算回来,他也不会是这个样子。
再后来,那两人终究融合成了一人,白衣客卿披上银甲,在梅树下练着剑。衣袂翻飞,落梅纷乱。
纷纷扬扬的落花中,那人向他伸出手,笑得灿烂:“萧景琰,你欠我的鸽子蛋呢。”他问道。


珍珠成精
选段:
萧景琰还是会来,但总是夜晚。
我猜,他不是没睡,就是睡不着,再不然就是睡了又醒。
我习惯了听他自言自语,有时也会回应他,虽然他听不见。
这晚他又来了灵堂,满面泪痕。
“我梦到他了。”他低声道。
你梦到他怎么了?
“我梦到,见他最后一面。”
他说什么了?
“他很高兴,对我说,敌军败了。”
这是个好梦,你为什么要哭呢?
“从前,我们打了胜仗,小殊总会跟我说,景琰,敌军败了,我们回家吧。”


他二十八岁,他三十岁。
他二十九岁,他三十一岁。
他三十岁,他三十二岁。
他三十一岁,他三十三岁。
他三十一岁,他三十五岁。
他三十一岁,他四十岁。
他三十一岁,他五十岁。
他三十一岁,他六十岁。
…………
……


唯有暗香来
选段:
那三月,萧景琰也是这样日复一日的坐在寂静的殿中。有时看着前线战报,就这样睡过去。
这时,梅长苏便来守在他身边,温声将战报逐字逐句念上一遍。读罢,再告诉他外头落了雪。
萧景琰闭目听着那人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安然地想,左右落了雪,一会儿顺着那人留下的脚印去寻就好。这样想着,不由地睡意昏沉。
梦里长风寒凉彻骨,梅岭白皑皑的雪似乎一直绵延到天际。
萧景琰深一脚浅一脚地踏在雪中,找了许久。
他或许明白自己要梅岭还他什么,或许…已经不需要了。
找不到,他便停下来,久久地站在风雪中,迷惘地望着周遭的一切。
等终于想起来该醒,他才匆忙追出殿去。
原来,那人不曾来过,雪也不曾来过。


逆风如解意(abo)
选段:
梅长苏望着他那一双清澈的鹿眼,只觉本要脱口而出的千回百转的话再说不出口,所有无奈只化作一句发自肺腑的疑问:“有些事情,不想做,也一定要做吗。”
严景沉默了一会儿,道:“那要看你是什么人了。”


青山依旧在
选段:
梅长苏皱眉推推他:“醉汉似的,明明只喝了杯水。”
萧景琰轻按着他的手,再缓缓握住:“该醉的时候,喝水也要醉的。”


一日浮生
选段:
听了这话,皇帝仿佛丢了魂一般呆坐在那里。
梅长苏干脆地站起来:“走了。”
还没踏出几步,衣角被人拉住了,他不耐地回头,看见皇帝眼中盈满的泪,停住了脚。
皇帝问他:“你能不能,再唤一声我的名字。”近乎哀求。
梅长苏只怕要继续生事,匆忙甩开他:“我为何一定要照做。”
“我怕你忘了。”他的泪流下来,“你忘了一次,还要再忘一次……”
梅长苏道:“你怎知…我想不想记得。”
皇帝闻言,嗫嚅一会儿,颤声道:“也是,不记得,也好。”
好累。
似乎大梦一场,却忘了梦里几度秋凉。


入骨相思
选段:
“下雪了,景琰,我想去梅园。梅枝上一定落满了雪。”
“雪弄湿衣服要着凉的,等停了再去罢。”
“雪停时天晚了怎么办?”
“那我便打着灯笼陪你去。”
朝夕相对中,一切便如那静静落在屋檐上的初雪,温柔了岁月。


关山难越
选段:
萧景琰幽幽转醒,在偌大的龙榻上披衣坐起,望着窗外朦胧的夜色。
离今很远的曾经,王师凯旋那日,他一个人久久立于高墙之上,直到夕阳西下。他看着温暖了暮色的万家灯火,忽觉长风寒凉彻骨。
那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


出其不意
选段:
四周暗了下来,他不由自主地回忆起年少时与林家小殊玩捉迷藏,林殊藏得太好,萧景琰总是找不到他。没了那明亮的小火人,周遭似乎也像这般暗了下来,他正急得团团转时,身后突然一重,林殊扑上来用手环着他的脖颈:“水牛!”
萧景琰至今仍然记得林殊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大声说:“要是以后你找不到我,我就自己出来!”记忆中两人的微笑慢慢牵起萧景琰的嘴角,他拉响了铃,在心里叹了口气:你一定会来找我的,对吗。
门开了,梅长苏恭谨地行了一礼:“殿下。”


话凄凉
选段:
“苏先生要走了?”我问。
他不答,转身渐行渐远。
算了,小殊让我听他的话。
“陛下,陛下。”怎么总是有人唤我。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身旁立着的宫人:“陛下,子时已过,您该歇息了。”
我一怔,低头看去,入眼是繁复的玄色龙袍,我环顾四周,发现殿中都是垂首侍立的宫人。
我不要这么多人,我要一个便够了。那一个人,抵得过好多好多人啊。
于是我问:“苏先生呢?”
宫人一怔,有些惶恐地问道:“奴才愚钝,不知……”
我打断他,解释道:“就是三月前出征的那位苏…”我想起了什么,霎时止住了话头,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宫人不敢答话,殿内一片寂静。
我抬眼看去,面前的桌案上摆着一份阵亡将士名单,最后苏哲二字被水晕开,模糊不清了。
我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冰凉湿润。


原来,梦里的过去,都过去了啊。


终老
选段:
“每到冬天,我便担心你冷。”他看着纷飞的雪,又似乎在透过雪,看着什么人,“担心过后才想起来,梅岭的雪终年不化,你早已不怕冷了。可我还是不放心,想了这么多年……等我安顿好一切,就去陪着你……”
小殊,你虽失信,我却不会食言。
言罢,他满足地转身一步一步地迈向武英殿,写好了遗诏,又缓缓走到榻前躺下,阖上眼,嘴角噙着一丝单纯的微笑,像一个如愿以偿的孩童。


传说梁帝去世的那个冬日,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此生无泪
选段:
微雨茫茫,长林帝立于廊下,伸手接了两三点水滴,珍重地握在掌心,就像握着故人微凉的手。


同归
选段:
梅长苏推门出殿时,只看到蒙挚纵马远去的背影,他有些焦急地四下张望,突然被人从身后轻轻拍了拍肩。他急忙转过身,就见满面尘土的萧景琰微张了双臂,正朝他憨憨地微笑。梅长苏长舒口气,疾步上前刚靠近他,萧景琰却抬眼看了看他素净的白衫,然后低头瞧了瞧自己染血的铁甲,不由自主地皱眉后退了两步道:“带血了,脏,你先别过来。”
“不脏。”梅长苏上前坚定地揽过他。
为了他,白衣亦能为战甲,染血又有何妨。


今宵看碧霄(七夕贺文)
选段:
萧景琰摇头无奈,知他总念叨着这个,只是如今的身体还未好全,尚不能喝酒,但又不想扫了他的兴,迅速在心中算了时日后,替他拢了拢裘衣道:“乞巧的节日你喝酒做什么,等月夕酿好了桂花酒,我陪你痛饮三百杯。”
梅长苏听了不由笑道:“陛下真是豪气干云啊,不过我酒量一向很差,一杯就倒,剩下的两百九十九杯大概要劳烦陛下了。”
萧景琰一挑眉正要回话,却听梅长苏又一脸担忧地补道:“可是水牛喝酒也如饮牛,三百杯不够的,怕是要喝空三百桶。”


孤灯照离人(七夕贺文)
选段:
夕阳落在群山中,家家户户都点起了灯,梅长苏远观人间烟火,有些自豪地想着,治理这天下的皇帝是个多么勤政爱民的好君王呀。他的眼前不由浮现出那个身着玄色龙袍,容颜隐在冕旒的十二道流珠后的不怒自威的帝王。想到这,他又有些得意:“我和皇帝关系好得能穿同一条裤子!”他在心里向世间的凡人们呐喊,看着他们若无其事地往来行走,莫名地愉悦起来。
他穿墙而过,回到熟悉的宅院。院中的孤灯散着幽幽的光,安静柔和。那个本该威风凛凛的帝王此刻正卧在阶上,可怜巴巴地蜷着,手中攥着一只酒杯,杯中的酒液顺着台阶流下,消逝在荒草中。
“景琰!”梅长苏心头久违地一痛,上前想要扶他,却什么都做不了。他再也碰不到他了。
梅长苏路过的那盏灯被他带起的风吹得晃了一晃,萧景琰恰在此时睁了眼,跃动的灯光落在他的眼眸中,闪了一下,复归平静,至清至明。
他愣愣地望着梅长苏站着的方向,似乎什么都没看到,又什么都看到了。


于是他柔声问道:“长苏,是你吗?”


【短篇联文】✺◟(∗❛ัᴗ❛ั∗)◞✺
一枕南柯
选段:
“你是对的。景琰,即使看不见,我会住在你这里。”梅长苏点点萧景琰的心口,萧景琰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放开手,梅长苏冲他笑笑,大风吹过,卷走世间残影。
耳边传来器皿清脆的碰撞声,萧景琰揉着额角,费力地坐起来,瞧见身边蜿蜒的龙袍。
料峭春风吹酒醒,萧景琰静静地坐在廊下,凝望着檐角那盏晃晃悠悠的孤灯。
院中荒草高了不少,拂着冰凉的石凳,四周冷冷清清的,再无往来人。
到如今,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


【长篇联文】✺◟(∗❛ัᴗ❛ั∗)◞✺
十年灯(一)


十年灯(二)


十年灯(三)


十年灯(四)


十年灯(五)


十年灯(六)


十年灯(七)


十年灯(八)完结


【日常系列】☀
靖苏日常①——面具


靖苏日常②——偶遇


靖苏日常③——争吵


靖苏日常④——太师糕


靖苏日常⑤——拖堂


靖苏日常⑥——月下东邻


靖苏日常⑦——水牛语冰


靖苏日常⑧——何年重会


靖苏日常⑨——送暖


靖苏日常⑩(完结)


四时清欢  一、春


四时清欢  二、夏


四时清欢  三、秋


四时清欢  四、冬


【卖萌不正经系列】😂
靖苏二三事
选段:
萧景琰乃货真价实的军旅粗人,不善品茶,不通茶经,更不晓得什么茶道。
是故梅长苏邀他饮茶,两人自将茶杯端起那刻,便有了极大的分别。
所谓上焉者细啜品种,下焉者牛饮茶汤,如是而已。


萧景琰特殊的和好技巧
选段:
萧景琰和梅长苏因对政事意见不合而吵了一架,梅长苏气得拂袖而去,萧景琰竟也没有追上去道歉。
第二天早上,梅长苏起床后,推开门就看见佛牙伏在外面,脖子上挂着一个牌子:水牛有事出门了,能收留我几天么?
他笑笑,把佛牙领进了屋子。
而后的几天佛牙早上都会可怜兮兮地出现,理由同上。
这天,梅长苏听到敲门声,照例开门,却看见萧景琰站在门外:“那个,佛牙有事出门了,能收留我么?”


守护神
选段:
靖王殿下有个守护神。
那日他想再努力找找那颗不见的大珍珠,翻遍书房,却只发现一个铜铃,在他的印象中,自己似乎不曾丢过铃铛,于是他好奇地摇了摇。
清脆的铃声回荡在屋中,白烟忽起,一个黑黢黢的入口忽然浮现在眼前。萧景琰惊讶地抬头,发现一个白衣青年站在面前,低眉长揖:“殿下有何吩咐。”
他生得那样好看,如天上的谪仙一般。
萧景琰问他:“你是谁?”
那人答道:“在下梅长苏,是殿下的守护神。”


水牛打脸记
选段:
我叫萧景琰,大家都叫我耿直boy,我可是个有原则的人,君子绝不能偷窥别人的秘……苏先生把那个毛人扶到屋里去了!别开玩笑了一个毛人而已我怎么会羡慕嫉妒。战英,跟上去看看。


【番外】
江湖风未歇(abo)番外


【长篇】_(:з」∠)_
长恨歌(一)


长恨歌(二)


然后就是向太太们表白的系列✺◟(∗❛ัᴗ❛ั∗)◞✺


【一些整理】


靖苏大砍刀系列


靖苏文金句


靖苏文金句2.0


噗哈哈哈哈哈合集


【读后感】


浅评《帝师》


读《谁令白衣送酒》


《昔我往矣》读后感


一篇超短评


读《算情、四时歌》


短评《寻他》


《盲佛》读后感


《昏(荤)话》读后感


《好事近》读后感


读《借尸还魂》后的一点碎碎念


【写字表白】
(虽然字丑😂但架不住表白的心✺◟(∗❛ัᴗ❛ั∗)◞✺)


谁令白衣送酒


遇龙


盲佛

评论(3)

热度(200)